推荐资讯

庞统收拾兵马折损了三千人马损失并不算大只是西城想必已经被攻破

发布时间:2018-07-08 19:08 浏览:
曹彰大声叫道:“张飞今日是你的死期。”
 
    就在这时没想到的事情发生,许褚和曹彰竟然出现了。原来曹操不放心特意派曹彰和许褚增援长安,押运粮草。
 
    这二人来到长安已经两日了,但为了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混在邓艾军中并不声张,别说张飞不知道,就是大多数曹兵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是曹彰狡猾的一面,这下可糟了。
 
    一个许褚就已经让张飞够头疼了,再加上曹彰。这二人双战张飞,这许褚是出了名打起仗来不要命。张飞仗着勇猛蛇矛直取曹彰,可是曹彰不是等闲之辈。曹彰将长刀一横向上架住蛇矛,许褚也晃着大锤子攻了过来,几十回合下来张飞有些招架不住了。
 
    张飞道:“二哥救我。“
 
    关羽眼角闪过一丝凌厉,像一把刀一样有种迫人寒光,关羽一跃而起,跃到了张飞前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横刀斩断了许褚的马腿。许褚也是沙场宿将,稳稳的站在了地上。而且一下子抓住张飞的马腿,用力一举将张飞连人带马全部举起,还好张飞反应快,急忙跃下马,许褚就把马轮了一圈砸向张飞。张飞连退数步,张飞的马被重重摔在地上成为肉泥。可见许褚的臂力很强。
 
    马是将军的第二生命,张飞心疼的落下泪。
 
    要道曹彰和许褚虽然也是人杰,是曹军数一数二的战将,可是绝对不会是关羽和张飞的敌手。可是张飞失去了马,而且身陷敌营,张飞甚至有种感觉是敌人故意引诱关羽两个杀进来的,虽然风险很大,但是杀了关羽还是张飞,还是算获得巨大胜利。
 
    庞统感觉到自己的手在颤抖,假如关羽将军,张飞将军有危险,对于孔明军来说那是天塌地陷,于是率领剩下的兵马,冲了过来。现在拼的是士兵战斗力。庞统让萧秋水随时做好出手的准备,萧秋水身后还跟着二百强汉教的教众。
 
    庞统要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原来关羽、张飞一千兵马杀进去之后,敌人又迅速把缺口堵上了。
 
    庞统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如果自己放弃了真的就没有机会了,关羽和张飞若战死如何向孔明交代。
 
    庞统对廖化道:“命令连弩营集中弓箭向敌人的一个点发起扫射,然后发射完箭,你立刻率领张飞亲手训练两千西凉铁骑冲进去。,我相信张飞和关羽他们虽然陷入敌营,只要我们不放弃道不定可以坚持到形式的逆转。“
 
    廖化道:“我也相信。“说完就奋力往里冲。
 
    敌人全部抵挡廖化,其余的地方防御就空虚了,然后让关平从侧面杀出。
 
    邓艾何等人物亲自率兵进行阻挡,廖化和关平一时也杀不进去。
 
    关羽和张飞的手上只剩下几百人,而敌人在向自己聚拢,而摆在关羽和张飞面前机会只有一个就是杀了曹彰,当时在张飞和关羽的猛烈冲杀下,面临着全军溃败的风险,才不得已出手的。从曹彰本来的角度他从来不想和张飞直接交手。但此时他别无选择,如果逃跑只能死的更快,曹彰知道没有马跑的比赤兔马更快,同样没有人比张飞的箭还快。所以只能用命去赌争取活命的机会。
 
    “死去吧“张飞怒吼道,然后丈八蛇矛枪就向曹彰砸去,曹彰感觉到头皮一阵凉风,接着手臂发麻。曹彰下一刻就觉得张飞的力量突然间减弱了,曹彰用力擎起长刀抵挡。
 
    下一刻曹彰感到冰冷箭尖直指自己咽喉,原来张飞用双手使出那压顶的一招后,用右手继续用力,左手从箭袋子里拿出一根箭,直逼曹彰咽喉,曹彰第一次感到死亡的感觉,曹彰虽然不怕死,但他害怕等死这一瞬间,曹彰用尽最后力量一个纵跃躲了过去。许褚也加入了战团。再加上手下金银二位头陀围攻关羽。关羽和张飞陷入危险当中。
 
    在一旁等机会的萧秋水突然看见一个读书人的模样,但穿着铠甲。这人似乎不是将领,萧秋水突然想到楚留香在一个时辰前送来的情报,曹植很可能也在军营中。若是这人真的是曹子建,此场危机或许能轻而易举的解除。
 
 085 劫持曹植
 
    萧秋水率领两百教众杀入曹军当中,这二百教众都是习武之人,所以比普通士兵更有战斗力。
 
    萧秋水施展忘情天书上的功夫,身形晃动像影子一样穿梭在万马千军,想要拦住萧秋水的士兵脖子上全部有浅浅的伤痕,然后倒下,可见萧秋水功夫的高深。
 
    萧秋水三晃动两晃动,来到这书生面前,一把剑指在书生的脖子上。
 
    曹彰一见大吃一惊,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兄弟曹植。忍不住嚷出来:“别伤我兄弟曹植。”
 
    萧秋水一下确定道此人正是曹植,曹子建。萧秋水大声道”全部退后让出一条路,曹植被我捉住了。“
 
    两军厮杀后退者败,但曹植作为曹操最心爱的儿子谁也承担不了这个责任。曹兵一迟疑就被廖化杀出一条路,萧秋水从敌人那里躲过一匹马来,和张飞靠拢。就这样一迟疑,庞统的兵马杀到把张飞和关羽保护起来,张飞也满脑子是汗,关羽也松了一口气。
 
    曹兵只有暂时停止攻击,要是一般人被萧秋水抓住早就吓死了,可是曹植神色如常毫不畏惧,萧秋水把沾满鲜血的剑架在曹植的脖子上道:“快让你曹彰撤兵,否则你就死了。”
 
    曹植看了一眼萧秋水道:“你是何人?“
 
    萧秋水道:“萧秋水。“
 
    没想到曹植毫不畏惧看着萧秋水道:“萧大侠,你以为天底下只有你萧秋水不怕死,我曹氏的好儿郎同样不怕,曹彰兄弟不必担心我,英勇杀敌。”
 
    萧秋水竟然也有些佩服曹植的胆气了,曹植又高声吟唱:
 
    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
 
    少小去乡邑,扬声沙漠垂。宿昔秉良弓,楛矢何参差。
 
    控弦破左的,右发摧月支。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
 
    狡捷过猴猿,勇剽若豹螭。边城多警急,虏骑数迁移。
 
    羽檄从北来,厉马登高堤。长驱蹈匈奴,左顾凌鲜卑。
 
    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
 
    名编壮士籍,不得中顾私。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曹植的洛神赋闻名天下,但曹植白马篇这样气壮山河的诗篇。
 
    当真是慷慨激昂,萧秋水有一丝的犹豫,但就在这时候许褚突然向萧秋水发动进攻,萧秋水本能的一挡,与此同时一位拿刀的老者攻向萧秋水,虽然老者只有一把刀,但舞动起来却刀影重重,刀光闪闪。萧秋水无可躲避,只能抵挡。这人刀法高超果然非等闲之辈。
 
    邓艾趁机把曹植拉到自己马上,将曹植救回。
 
    萧秋水十分吃惊,江湖居然有如此高手,莫非此人是童渊,可是童渊并不用刀于是问道:“你是何人?“
 
    那老者道:“李彦。“这李彦可是非同小可,是三国年间与童渊齐名的人物,两人是师兄弟。都是剑术大师玉真子的徒弟。童渊为了替张任报仇,请出了李彦。李彦这次奉命保护曹植,只是刚才战斗激烈,才给萧秋水抓住曹植的机会。
 
    曹植虽然文采飞扬,但更向往征战沙场。他是三兄弟中唯一没有上过战场的,所以这次想来战场看看。曹操也想培养一下曹植,并派出李彦保护。
 
    邓艾、许褚、曹彰经过刚才的变故都无心打打下去了,只能暂且先撤回长安。
 
    且说马超、姜维、庞德、马岱,从阴平小路出发,星夜兼程,来到了天水城下。
 
    姜维对马超道:“马超将军咱们先派人。混进去四郡。然后举火为号“
 
    马超同意了。姜维去安排。在暗夜中火光四起,马超等四将兵分四路直接取四郡,都打着马超的旗号,四郡望风而降。根本没有遇到抵抗。因为这西凉四郡本来就是马超的根基所在,四郡百姓还是拥护马超的。就这样天水郡、西平郡、武威郡、安定郡全部归降。而且曹操仓促平定西凉,人心并没有归附。
 
    马超素来和羌族羌王关系要好,向羌王借兵两万,基本上全部是骑兵。马超又凭借胜利之兵攻下了陇西郡、金城郡。而且用骑兵采用闪击防守收回了处于边陲张掖郡、酒泉郡、西海郡。这三郡虽然地处边陲,但地理位置极其重要。其中尤其是酒泉郡最为重要,是处于丝绸之路的要冲地带,谁控制这里谁就控制了与西域诸国的贸易。因为马超是汉朝伏波将军马援的后代,又和父亲马腾经略西凉多年,对于西域情况也熟悉,不到一个月时间就取得如此大战果。
 
    马超做好这一切听说汉中战场形势紧张亲自统领两位骑兵,日夜兼程赶奔阳平关。
 
    关羽、张飞、庞统收拾兵马折损了三千人马,损失并不算大,只是西城想必已经被攻破,正思量间,只见马良率领残兵败将前来,西城果然被钟会偷袭了,马良满脸征尘。
 
    张飞对关羽道:“二哥给我一支人马,我夺回西城。“
 
    关羽道:“夺回西城不难,可是长安必然重新派援兵,增援阳平关。“
 
    庞统道:“咱们攻打阳平关。先一步攻下阳平关。“
上绣着的斗大的马字。“
 
    关羽拍马上前:“来着何人。“
 
    对方是个少年,道:“马超将军帐下先锋姜维。“
 
    关羽大喜道:“马超将军何在。“
 
相关阅读